卓木强微笑道:“不,我们直飞拉萨。”

时间:2019-08-14 作者:admin 热度:
充分的把握,不由替法师担心起来。法师走了两步,炸响响起,法师不管是什么东西,抢先迈开一大步,跟着似乎受到某种袭击,突然侧身避开,抢跑了两步,接着拔地而起,同时又是一声炸响,法师在空中翻腾刚一圈,突然“哇”的一声,就像只苍蝇撞在了电网上,被打得四肢张开,直挺挺的跌了下来,嘴角溢血,看来伤势不轻。 
      卓木强听亚拉法师一直那人那人的称呼,问道:“上师,他没告诉你他叫什么名字吗?” 
 
      卓木强微低着头竟然露出了微笑,他抬起头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定,搂着拉巴的肩头道:“大叔,我决定了,一定想办法,让巴桑从监狱里出来,他将会是我们最好的引路员。” 
      卓木强微微笑道:“导师不用担心。在听到唐明的讲述后,我马上联系过藏边的朋友,他们已去蒙河探查过了,那里确实有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行事举止颠三倒四。据说,那人到蒙河已经快一年了,白日靠半乞半捡食为生,晚上躲在一处无人的破屋内。从照片上的日期看,唐涛是五月去的,而蒙河又是个小地方,没有多少人,如果不出什么意外,那个疯子便应是唐涛嘴里所说的蒙河疯子了。既然唐涛能从他嘴里探到消息,我们难道就不能么?” 
      卓木强微微一笑,伸出了手去。做了一番介绍后,岳阳道:“古俊仁博士在里面等着你们,先进去吧。” 
      卓木强微微一笑,手掌托起小狗,在疯子眼前一晃,道:“怎么?会说话了?” 
      卓木强微微一笑道:“说什么呢?我平时不大爱说话的。” 
      卓木强微笑道:“不,我们直飞拉萨。” 
      卓木强微笑道:“可以说没有收获,也可以说收获不小。走,上车再说,对了,方新教授怎么没来?” 
      卓木强微笑解释道:“这是频率光谱笔,不同的光有不同的频率,就像密码通讯一样。如果是荧光笔,任何紫色或紫外线的光都能发现痕迹,而频率光谱笔就不同了,每一种频率只对应一种光谱。每次出发前我们都会临时设定此次使用的光频,所以,只有我们才能看见这些痕迹。”经过特训的卓木强,的确比在可可西里有了很大进步。 
      卓木强微笑着蹲下来,抹了抹脸上的烟灰,在次吉脸上画了一道,笑道:“谁说我们要杀了你?你可以回家了,下次想要看什么就告诉我们,这包袱里有许多好玩的东西哦。” 
      卓木强微笑着又蹲下身去,轻轻道:“是作为交换的礼物吗?谢谢。”他毫不畏惧的,伸手从狼嘴里拿下了那根约四五寸长的骨头,并放进了贴在胸口的口袋。灰狼又一次发出低沉的声音,但这次连张立都能听出,灰狼的声音里多少含着得意,或者说,那是灰狼的笑声,他也忍不住笑了。张立强烈的感到,卓木强与狼之间,有着一种一见如故的情感,他再次发现,那冷酷得让人难以接近的卓木强,却愿意与狼作朋友,“仅仅是因为从小便是朋友吗?恐怕不止如此吧?”张立幽幽的想着。 
      卓木强为塔基,亚拉法师坐在他上面,方新教授又盘腿于亚拉法师双肩,最后,唐敏站在方新教授的肩头,双手顶着洞穴的顶部,试探着一步步摸过去。没走几步,唐敏就大叫起来:“别,别摇啊!稳住,稳住!” 
      卓木强为之一愣,他没想到这个看似脾气火爆的队长竟然有如此清晰的思维和缜密的逻辑。胡杨哼哼一笑,仿佛自嘲道:“怎么?没想到我这个大老粗还能说出这样一套道道儿?大个子,这科考并不像你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开开车,测测风,探探水,就跟旅游似的,其实我们搞科考的,需要非常深厚的知识来作为活命的本钱。” 
      卓木强委婉的摇头,但面上流露出会心的微笑,方新教授也笑道:“看来此行还是有所收获的,但是一定没有我的收获大。”两人抱在一起,拍了拍肩背。 
      卓木强未想到,一路的景致竟然出奇的好,他看见横架在空中的巨大冰梁,就像桂林的象鼻山一样,汽车从冰梁下驶过,而路旁还有无数石块堆砌成小山丘,老肖说,那是玛尼堆,石片上刻有藏族的经文,最下面的石块有的有数百年历史了,上面刻的经文都斑驳脱落了,那表示这里曾有藏民活动过。而更多的可能,是远在青海北端或以外的藏民,去朝圣时经过的路段。卓木强闭上眼,就能想象那些穿着经袍,一步一叩首的朝圣者。 
      卓木强温柔的看着臂弯里的小公主唐敏,问道:“可可西里不是戈壁么,有什么美丽可言?”他对地理并不十分了解。 
      卓木强问:“需要绕道走吗?”亚拉法师答道:“不,贸然移动会让它发狂,说不定它快死了也拖你垫背。” 
      卓木强问道:“不知道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是谁?” 
      卓木强问道:“对了法师,说起来,这些机关威力惊人,它们的动力从哪里来?” 
      卓木强问道:“还可以提速么?” 
      卓木强问道:“和走游击队武装守着关卡的原始丛林比起来,你觉得哪个更危险?” 
      卓木强问道:“罗盘呢?你们谁还有罗盘?” 
      卓木强问道:“敏敏,你说的救护站,离这个保护站还有多远?” 
      卓木强问道:“那么当年,法师你自己,坚持了多长时间?” 
      卓木强问道:“那么修炼到更高层次呢?” 
      卓木强问道:“那是什么意思?” 
      卓木强问道:“你,你要干什么?”巴巴兔狡黠的笑道:“给你治疗啊,这段时间一直都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