臊,再吵吵我们把

时间:2019-09-09 作者:admin 热度:
理,就自顾自睡觉去了,我掏出藏在衣服内袋的拍子撩,打开保险插在皮带上,然后又烧了一罐水擦拭自己的伤口,我手上的烫伤很严重,如果处理的不好,肯定会造成感染。
老痒看到里面这么深邃,自己也有点心虚,在那里挠着头拿不定主意,我们靠在一边,一边用灯照着,一边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办。
老痒看到我的经,知道我虽然表面上很冷静,但是心里已经火到了极点。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来平息我的怒火。不知所措的看着我。
老痒看得脸都绿了,直埋怨我:“你脑子装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老痒看了看四周,埋怨道:“老吴,你怎么带的路,这不刚才我们下来的地方吗?”
老痒看了看四周的石壁,问我:“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墓虽然挺大,但是修得很粗糙,人看这些石头茬子?一块比一块难看,根本没修过,我听说唐代开山为陵,这会不会是唐墓?”
老痒看了看我,向我使了个眼色,我就装腔作势的说道:“你哪里看出我们是公安?”
老痒看了看我们,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好,想了半响,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又没拿尺量过,上一次我爬了能有一天呢。”
老痒看了看我手上的血,沾了一点,闻了闻,也不相信我这么厉害,问我说道:“你刚才过来的时候,一路上有没有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你仔细想想~说不定给你碰上了什么这些破面具的克星,你自己不知道?
老痒看了看我指的方向,叫道:“这……么远?荡过去?”
老痒看了看下面:“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猴子跑了还是都烧死了?”
老痒看了上面,说道:“我一看这东西,脑子就一个词,你看这一根柱子,叫‘我爱一条柴’怎么样?”
老痒看了我一眼,问道:“你——你是真不知——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那婆娘有问题。”
老痒看凉师爷已经想的入神,心里好奇,问他道:“师爷,你这又是在捣哪门子蒜啊?”
老痒看他没完没了,一把捂住他的嘴巴,骂道:“有完没完,一把年纪了害臊不害臊,再吵吵我们把你扔这儿,你自己爬回去。”
老痒看我不信,哼了一声,摆摆手,表示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一时间没话说,都静了下来。
老痒看我蹲在那里不说话
老痒默默的看着我,脸上逐渐露出一股黯然的神情,最后,他叹了口气。“何必非要到这一个地步呢,老吴,人……到底是会变的就算是我也……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的好。虽然我是骗了你,但是,我真的是把你当朋友,最好的朋友……”
老痒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好象在看着什么怪物一样,我不去理会他,爬到上面,把手往凉师爷脸上一放,那只面具突然就拱了起来,我马上抓住,用力一扯,将面具扯了下来,还顺带扯出了一条满是黏液的“舌头”一样的东西,凉师爷本来已经在半昏迷状态了,那“舌头”一拔出他的喉咙,立马就呕吐了出来,喷了自己一身。
老痒拿出一根烟,笑道:“我想自己很清楚你的性格,所以,我才会在半夜偷偷起来,我实在不想骗你,但是如果让你知道了这些事情,你肯定不会让我去的,现在你明白了没有?”
老痒拿下盘回腰间的绳子。这是从泰叔身上扒下来的装备之一,上面有标签。世界上最好的登山绳,特种部队都用这个,看样子他们也挺舍得花钱买装备。
老痒挠了挠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出来的时候失魂落魄的,蒙头一路走,啥也没想就走到这儿了,挺顺的,也没碰上棺材阵法,所以我看这事情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子,不然上次我便出不来了,还有命再回来?”
老痒挠了挠头,无奈的说道:“你不要发火,事情和你想的不一样,你听我慢慢的解释。”
老痒拍了拍凉师爷,让他先走,后者用里揉了揉自己的脸,爬上了绳子,向我移动过来。
老痒漂到我一边,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拉到我身边,同时间泰叔和那个胖老板也全部在另一边抓住铁链停了下来,二麻子的尸体从我们身边漂边,在铁链上打了个转,卡在了两条铁链中间,老痒将手伸过去,从尸体的腰间拨出手枪,然后一脚将他踢进了瀑布下面。
老痒拼命的指着我们头顶,一边小声叫道:“快跑……”
老痒平时胆子颇大,说起死人,没一千也见过八百,但看到这副情景,却也脸色发白,半天没有缓过气来。
老痒凭空就从手里变出了一只香烟,放进嘴巴里,没用打火机,烟就着了,他猛吸了一口,接着说道:“自那个时候开始,我意识到了这种力量的恐怖,但是我不甘心,我很想我妈回来,所以我必须找一个人过来,找一个认识我妈,又有很干净的潜意识的人,就是你,老吴。”
老痒奇道:“张着嘴巴?那不是嘴里像塞了个呼吸器一样,多难受啊。”
老痒前后看了不下十几次,看实在没办法啊,对我说道:“算了,反正这里的棺材也给我搞成这样了,我们撒开梆子横着冲过去吧。”
老痒却一下子拦在我的面前,说道:“不能进去!”
老痒揉了揉脸,点了点头,“是,我说的老表,其实就是我自己。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相信阴人了,因为我自己就是……”
老痒神秘的一笑,说:“我——我也不算是啥也没捞——捞着,你看这东西——丁?”说着就指了指他的耳环!
老痒十分失望,高昂的兴致总算是给我全部打压下去了,人一但失去目标,各种不利因数就会无限放大,他马上囔着冷起来,被他一说,我也感觉到这水刺骨的寒冷,已经超过我能承受的限度了,我们整了整装备,就转头往原路回去。
老痒拾起一根人的大腿骨。将那团东西翻了身,我一看,操!闹了这么久,敢情是只大耗子。我看看老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