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头歪歪的,随意朝我房里看了看,说:

时间:2019-09-11 作者:admin 热度:
自己的
  妈妈、爸爸、我,三人抱着三只大狼狗,妈妈打开地窖的门说:“你们三个乖乖待在里面,千万不要乱叫,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妈妈的眼睛湿湿红红的,说:“欺负海门?海门把哈柏玛斯的肋骨折断了三根,把卢曼打到送到城里的医院观察脑震荡,把拉岗的手折断,还差一点杀了麦克!”
  妈妈点点头,难过地说:“听说麦克把你打昏后,海门一拳就把他的下巴打歪,还把麦克的左眼打瞎了!现在麦克在怀特医生家紧急救治。”
  妈妈根本不知道,如果海门不动手,被送进医院的决不是麦克他们。
  妈妈将三只大狼狗赶上卡车后座,我则拉着狄米特到一旁说话。
  妈妈今天早上放在冰箱里的面粉、巧克力酱、奶油、还有蜡烛,早就被我发现了。我比较关心的是礼物会是什么?希望仍旧是爸爸妈妈将海门寄来的信藏了起来,当成生日礼物送给我。
  妈妈今天真是反常,以前她总是装模作样地想给我惊喜,从没这样叫我直接到厨房去端蛋糕,难道是想趁我进厨房时把蛋糕砸在我的脸上?
  妈妈着急地想帮爸爸止血,但那鲜血飘到空中,像红色的缎带般流进那老人的嘴里,妈妈想说点话,但无形的怪手却掐着她的嘴,妈妈的嘴巴旁都是青黑的的瘀青。
  妈妈皱着眉头,说:“不要什么都拿妈的事回嘴。你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海门闯出大祸了。”
  妈妈坐在爸爸的旁边,一手抓着爸爸的肩膀,一手拿着毛巾替爸爸擦汗;妈妈的眼睛哭得红肿,看到我进来忍不住又掉下眼泪。
  妈碰了张牌,继续将脸埋在麻将堆里。
  妈似乎知道我来了,举起没有手指的手,在黑暗中刺探我的存在,我哭着抱住妈,任妈抚摸着我的脸,我又抱了抱一直喊痛的爸,许久,终于,我跪在地上,哭喊:“爸!妈!我好爱你们!我好爱好爱你们!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你们的儿子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对不起!”
  妈头歪歪的,随意朝我房里看了看,说:“喔。”接着,妈就歪歪斜斜地走下楼了。
  妈吓了一跳,看着我,又看了看四周的妖怪,随即站了起来,笑说:“你们慢慢玩,老娘要陪孩子吃个饭。”
  妈要我先住到客房,她再请人帮我砌一面新墙,我拒绝了。
  妈一楞,只好留下我一个人。
  妈一身的烟味与酒气,眼神散乱,她胡乱地塞给我一把千元钞票后,说:“刚刚赢了不少,给你吃红啦,自己去买喜欢的东西还是存起来……”
  妈慵懒地跟在王伯伯的后面,拨弄着头发。
  妈正在跟一群妖怪洗着麻将排,我走到妈的身边,说:“妈,今天一起吃饭好不好?”
  麻麻的电流在毛细孔间共振着。
  马盖仙永远能用身边的零零碎碎突围,将坏蛋绳之以法。
  埋葬吧,巨斧。
  ——埋葬吧,巨斧。
  麦克、卢曼、哈柏玛斯冷冷地相识一眼,大概很不服气,狄米特瞪了他们一眼,说:“你们以为力气增加五倍,爆发力增加十倍,就能够举起这两把大傢伙吗?”可惜他们距离我们太远,根本没有听到。
  麦克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眼中的气燄全消。
  麦克大笑:“我想起来了,你也是个人类嘛!”
  麦克的大手将海门的拳头拿开,狠狠说道:“这就是人类的力量吗?也不过如此。”
  麦克的声音从树林顶端传来,他不知道何时已经窜到树干上,一手抓着树枝晃动身子,眼睛瞄准海门,打算等一下一鼓作气用重力加速度朝海门头顶轰下。
  麦克继续大叫着我不愿意听到的刻薄言辞,他的拳头继续招呼在海门的身上,像是要把海门全身筋骨都拆了。
  麦克举起双臂,双掌紧握成球轰下,海门却不加理会这雷霆万钧的气势,冲上前一记左钩拳朝哈柏玛斯的下颚挥去,哈柏玛斯往后急缩躲开了这一拳,却没有躲开海门接踵而来的抱击。
  麦克立刻怒道:“你故意的!”
  麦克拿着欧拉那两把巨斧中的一把,巨灵神般往吸血鬼的脑袋斩落:“叫你吃吃欧拉的斧头!”
  麦克怒极,突然群狼间低吼不断,共有七人变成狼人一齐朝妮齐雅扑来。
  麦克耸耸肩,嘲讽似地瞧着他身边的三个跟班,三个跟班一齐哈哈大笑。
  麦克与哈柏马斯抡起巨斧笨重地驱赶蝙蝠,麦克的弟弟亚当却被隐匿在蝙蝠群中的吸血鬼撕成两半,血水炸在每个人的脸上。
  麦克与哈柏玛斯相对一眼,两人并没有上前送死的意思,他们只是很迷惘。难道海门手中的巨斧,才是欧拉真正遗留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