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的秘密,那种无力感使我一

时间:2019-09-11 作者:admin 热度:
 
  每个时代都有狂热的疯子。
  每个团员都铁青着脸、流着泪、吞着口水,用力地演奏着“万水千山纵横”。
  每个晚上睡觉前,我都会双手紧握,看着星空祈祷海门平安无事。
  门打开。
  门打开了,是个穿着国小制服的男孩子。
  门后一阵声响,拖鞋劈哩趴拉地踩着,然后门打开了。
  门铃响了。我想,一定是据报赶来的警察。
  门墙崩塌,摩赛手中的机关枪再起炮火,无所遁形的亲卫队赶紧飞向密穴洞口,但银火烈烈飞舞下,除了队长来得及冲向密洞,其余队员全都浸淫在淒厉的尖叫声中。
  祕密岩门的背后,是一条通往地下300公尺密穴的天然大理石道,而密穴另一个出口则是柏林外郊的森林,但如此深不见底的密道却不见升降梯或机具,甚至连个铁梯子都没有。
  密室的气氛很僵硬,每个人都满腔的激动,只有妮齐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她双手环抱在胸前,眼睛半睁半阖快要睡着。对于她这个模样我反而较有好感。
  面对秘密,尤其是师父的秘密,那种无力感使我一路叹气连连。
  面对一个杀人者,会是怎样的心情?
  面对乙晶这个问题,我常常会陷入一种困惑。
  面对阴招百出的新蓝金,师父能再度险中求胜吗?
  面对游戏巨大钢铁的齿轮,多么无助!
  面对这样傲慢、空虚的正邪对抗游戏,年纪轻轻的我们,可叹。
  面对这样的大哉问,师父没说话,只是“哼”一声带过。
  明明是两块大铁片,但吸血鬼想要探究它所蕴藏的秘密,但海门想要藉由举起它,以追随欧拉的英雄幻影,而麦克与哈柏玛斯,也想要藉着拥有它来确立自己的位置。
  明信片上并没有写明发信地为何,海门在信里所描述的一切都令我感到害怕,尤其是那什么鬼似的屋顶脚步声,海门他非常需要帮助!
  命运使然,关老先生哈哈大笑,说:这是当然!
  模模糊糊,却热血澎湃。
  摩赛大吼:“咬得进我的肉里才怪!”机关枪焰起,子弹飕飕击向黑压压的隧道深处,远方的蝙蝠一阵怪叫后,振翅风雷之声嘎然骤止,水道一片寂静。
  摩赛大叫:“盖雅!”说完将鱼网抛向正收起腕上银刃机关的盖雅,盖雅接过鱼网与摩赛跃入充满危险的黑水中,拉思缇往水里喷出蓝色火焰帮助照明,法可将背包里的手电筒打开丢进水里,抓着机关枪紧张地看着水面。
  摩赛大笑浮出水面,盖雅随后爬上板舟,两人举起满佈残余肉块的鱼网,噁心肥大的恐怖水蛭显然已经丧命。
  摩赛感到有些晕眩,但豪气不减地扣下机关枪板机朝远处示威,直到水面再起波澜……水面波波扰动,谁都可以感觉到远方的水底下有庞然大物逼近。
  摩赛老头接过信,慢条斯理地把信看完,说:“宾奇应该不会看错。这件事我会吩咐洛克跟巴丝坦去调查,你放心好了。”
  摩赛老头苦着一张脸,说:“小娃娃,没有人说狄米特小子是吸血魔王啊!”
  摩赛老头无辜地说:“赛辛有别的事要做,他正忙着追踪黑祭司呢,而且你也不要太担心,海门既然可以打败五个糊涂不长进的狼人小鬼,区区一个吸血鬼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摩赛老头笑笑:“所以我多派了洛克跟巴丝坦去调查啊,他们都在匈牙利,很快就会到了。”
  摩赛轻轻一巴掌拍向法可的后脑勺,看着深不见底的黑洞说:“胆小鬼,就算可以永远把他埋起来,我也要揍他一顿先,没人反 对吧。”
  摩赛闪电一拳轰倒来不及躲开的法可,法可眼冒金星扑倒,摩赛自己赶紧往后摔倒,圆嘴一击堕空后立刻钻进河底。
  摩赛兴奋地架起机关枪大叫:“好啊!干你妈的轰掉你的蝙蝠脑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