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对方打下擂台,可那是靠着绳索给

时间:2019-09-21 作者:admin 热度:
奇怪吗?她都跟你讲什么啊?」怪兽还是看着天空。
 
  不是重点呢。
  不祥的预感。
  不知道是萤火虫,还是逸散的星光,心心姊姊的脸庞亮晶晶的。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明明知道自己会出现在这里绝不是自己的错,但巨大的渺小感还是忍不住塞满我的胸口,丧失坐标的心被挤出身体,遗失在这条昏昏黄黄的走廊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跟初次见面的胡子大汉兼打架笨蛋布鲁斯说出我的心里话。也许,是他坦率的个性吸引了我。
  不知道在「全世界最不幸的机构」中,这里排名多少?
  布鲁斯不明究理,问:「靠,那个老头是谁?还签名?」
  布鲁斯不屑地说:「哼,那种小一号的拳王腰带有什么好拿的?打架哪有不争最强名号的道理?当时流矢冢跟我缠斗到第九局的诧异表情,就跟你现在一模一样咧!想起来才值得!」
  布鲁斯不屑地说:「靠,打架讲什么狗屁技巧?强的人自然就会赢,你想办法把自己连到最强就对了,随便挥一拳都可以吓死人。」
  布鲁斯从背后用力抱住我哈哈大笑:「我以前把对方打下擂台,可那是靠着绳索给他一拳,让他往后一翻沿着绳索摔下去,没想到你可以将他打飞!」
  布鲁斯打了个哈欠,拿起电视遥控器,按下开关,床前的电视立刻放映出比赛结束前的五秒钟。显然布鲁斯他们已经将这一幕看了好几遍。
  布鲁斯打了个哈欠:「生涯十八胜七败,烂得要命啦,不过他打过三个拳季了,对你来说可是个老猾头。」
  布鲁斯打完比赛后,鼻青脸肿、澡也不洗,就跟我去音波侠公园附近吃铁板烧,他的脸上胡乱贴满了OK绊跟药布,夹起大块肉放在我的碗里。
  布鲁斯瞪大眼睛,巨大的手掌抓着我的脑瓜子,说:「靠,小子你该不会是怕了吧?我又没叫你打赢这条不用呼吸的鳖,你慌个什么劲?」
  布鲁斯点点头,也没有否认,说:「小子,你别停下来,你继续打,我继续说。」
  布鲁斯鼓掌,说:「协会可是为了大捞一票,所以才破例安排了这场比赛,哈哈哈!努力追求一胜的不倒人义智,碰上史上最强的七届拳王勇次郎,到底还能不能撑到第九回合?哈!光是赌盘抽成,协会就赚翻了!而你的出场费也不下拳王,同样都是一百五十万!」
  布鲁斯哈哈大笑,说:「靠,说得好,观众不爱看的比赛打个屁?不如去街上干架还比较痛快!」
  布鲁斯嘿嘿笑道:「靠,老子比你熟悉职业拳坛,我跟协会要求将自己的比赛排在你的比赛的屁股后面,嘿,这样的话,我的比赛就会跟着热呼起来,价码当然也高。」
  布鲁斯将成了破铜烂铁的我扛在肩膀上,接受观众起立鼓掌的光荣,布鲁斯热情宣布我是个绝不放弃、绝不闪躲任何挑战的钢铁男子,是他最骄傲也是唯一的弟子。
  布鲁斯将我丢上擂台,聚光灯差点叫我睁不开眼,但我仍慌张地看着黑压压的观众席,想寻找心心姊姊的踪影。
  布鲁斯看我微笑,大概是生气了,于是说:「别跑了,我们来举哑铃,就算你再有耐力,没有把石头打碎的力气的话,你这辈子也只能在鲨鱼级里面打架,别想挑战暴风级!」
  布鲁斯满意地点点头,他跟我绝对是最佳拍档,因为他从未抽过我一毛钱,而我们两却都乐在其中。
  布鲁斯没教过我什么技巧,如果有聊到技巧之类的东西,他也只是用我看过的那本该死的邮购书当讲义,随便提出里面某个破坏力极强的大招式。
  布鲁斯没有乱逼我,拿出两张不限场次的低级门票,说:「拿去给你的女人跟朋友,叫他们来看比赛吧。这场比赛打赢了可以赚三万,输了也有五千,你打赢的话我抽一万,你输了我就全给你。」
  布鲁斯猛力拍着我的背,我差点将刚刚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吐了出来,布鲁斯笑着说:「谁要你跟王凯牙那根废柴打?我只是问你有没有把握打赢他。」
  布鲁斯跑到我身边,用手拍着擂台问我:「喂!你是闪不过还是不想闪!」
  布鲁斯抢着回答:「靠,除了骷髅帮的副帮主居尔外,都是些三脚猫的角色。」
  布鲁斯是个籍籍无名的传奇人物。
  布鲁斯双手猛拍擂台,我迷迷糊糊地看着他。
  布鲁斯说得对,我可不能按照他的节奏办事。
  布鲁斯跳到擂台柱子上,像一只猩猩大拍胸脯、嚎叫。
  布鲁斯挖着鼻孔,说:「靠,你老板是打架不是打拳,在蓝鲸级里打,打赢了也没意思。拿下暴风级冠军的蓝鲸级选手,那才是拳坛永远的记录。告诉你,只有最强中的最强才会被记得,就像蜘蛛人一样。」
  布鲁斯笑红了脸,拍拍我的肩膀说:「别介意,打架本来就是这样,我现在可是三十八岁了,居然还能在暴风级里打架,已经是超级怪物了!哈哈哈哈哈!」
  布鲁斯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帮我安排的对手个个都是一流好手,一个比一个强悍,所以我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