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寿脱口而出地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时间:2019-09-01 作者:admin 热度:
  柳知秋似乎也从往事的回忆中醒过来,带着几分难以描述的羞赧,口吃地说:"呃呃,你, 你回来了……"他急于结束这尴尬局面,便赶忙说起别的,说得又快又急,"风不顺,你们 等急了吧?……我这次来广州要办两件事,一公一私,都是大事。你们得把手头的活儿放一 放,一起把这两件大事办成办好!……广州戏园子景气不景气?胡家班还那么出众吗?近日 你们可知道胡公子的行踪?我有要紧事求他哩!……" 
君子,小 民我更是万劫不复,死到临头。大人你下了戒烟令,收缴鸦片烟具,严惩逾期不戒者,却又 亲自巡海给我们这些烟鬼分发戒烟药,命专人督促医治,才留下我这条狗命,重新做人。小 民我来生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大人的恩情!如今我痛改前非,又有徒弟们相帮,这几日就 要盖新房了,有了住处,好好做人家,再捡起旧日营生,还有后半辈子好过呢!" 
  林公点头笑道〖BF〗:"〖BFQ〗烟鬼难得有你这样好结果的,若不是我这几日就须返京, 还真想去看看你的新房新家。你的那个旧住处,实在令人难忘。" 
  柳知秋和天福天寿都很不好意思,因为那住所比狗窝还不如。 
  林公继续说:"现在对你说真话,你也不必生气。当初我看你沉溺太深,不可救药,一年半 期限内决难戒除,已打算放弃。是你这两个孩子太好了,苦苦哀求,宁肯卖身入府为奴也要 救你。我看他们两个知书达礼,为人忠厚可靠,字又写得甚好,正是用得着的人才,这才聘 他们去了译馆做抄写,对你也才格外看顾,格外强制医治的。若靠你自己,本性原欠刚强, 十有八九不能成功。" 
  柳知
  天寿脱口而出地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天么替他担忧呢? 我不是跟你说了嘛,咱们腊月回这边儿来以后,夷人攻打大角沙角【道光二十年腊月 十五,英国侵略军攻陷大角沙角炮台。守军奋起抗敌,副将陈连升父子及兵勇近三百人力战 捐躯。】,官兵死了好些人,广州百姓都站在远处岸上瞧热闹,谁又拿这当回事呢!夷 人不是好东西,那官兵官府又是什么好东西呢?除了林大人咱们心服口服,别的,爱打就打 去呗,你担忧,犯得上吗!" 
意调侃着说:"这竟 是泣珠的鲛人了,可以上戏可以入画呀!" 
  天寿瞪他一眼,仍旧沉默。 
  天禄这才低声地说:"是不是想起你三姐四姐心里难过?" 
  又一串泪珠滚落,天寿也不擦,只伤心地喃喃低语:"我知道早晚有这一天,可没承想来得 这么快……"后面的话淹没在呜咽中了。 
  天福习惯地抚摸着小师弟的后颈以示安慰,却被天寿慢慢推开,他泪眼婆娑地看看大师兄又 看看二师兄,终于叹息着说:"我们三个中间,非要搀夹进来别人不可吗?" 
  天福温厚地笑了,说:"真是孩子气!" 
  天禄说:"刘玄德早就有话,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不管到了多会儿,只要哥哥有口饭 吃,决不能饿着你小师弟!哥哥疼你,嫂子自然也会疼你。" 
  天寿把脸扭开,仿佛自言自语:"牛郎的哥哥娶了嫂子就不疼牛郎了……" 
  正在劝无可劝、哥哥们无可奈何地苦笑之际,下面有人在喂喂地大声招呼他们,一看,竟是 两个红制服、白长裤、腰间佩剑、三角军帽下露出金黄色鬈发的英夷小兵!三人吃了一惊, 放下他们的争闹,一同赶了过去。 
  两个小英夷兵不过十四五岁,手里拿着水壶,对着溪水和山泉指指画画,嘴里不住地说着很 古怪的单音,听了半天才明白,他们是说:"水,水。" 
  天禄沉着脸小声说:"他们要找水的源头。" 
  天福疑惑地说:"他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天禄脸上乌云更重,却没有说话。 
  天寿却已经蹦跳着到那两个小英夷面前,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便把他们领到泉边。小英夷 见到泉水欢呼不已,轮番凑上去咕嘟咕嘟地喝,用水壶接,还不住地对天寿说:"三刻有, 三刻有!"   
  直到两个小英夷心满意足地下山去了,天寿还望着他们的背影微笑。天福过来责备他:"他 们是敌兵呀,你为什么给他们指水源?"天寿笑眯眯地说:"大哥,你不觉得个子高的那个 长得跟小三哥很像?亨利长大了说不定就是这种样子哩。" 
  天禄从旁边狠狠看了天寿一眼,欲言又止,心事重重地说:"咱们跟在后面去瞧瞧,到底是 怎么回事。" 
  他们远远跟着小英夷,直转出山口,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远望海湾,那平整洁白的沙滩上, 密密排列着的竟都是英夷军队的帐篷,带枪的英夷哨兵在周围巡走着。海湾里停着好多高大的飘着英夷米字国旗的英夷船舰,桅杆多得像树林,缆绳密得像蛛网。大船还不断放下许多 舢板和小船,往岸上送人送物,在海湾和舰艇间来往穿梭,这宁静的海湾再也不平静了! 
  事情还不只此,第二天,裙带街那边的人说,又来了许多英夷官兵,并在海滩特别赶修成的 高台和场地上集合,鸣枪唱歌,在高杆上升起了一面更大的米字旗,还有一队夷兵用亮闪闪 的洋号洋鼓洋喇叭奏乐,声音大得能传出去十里。 
  第三天,事态越发严重,那个被天寿认为长得很像亨利的小英夷,竟领着一队荷枪实弹的英 夷官兵来到听泉居,通过一名汉奸通事【通事:即翻译。】说,香港已割让给大 英帝国,从此香港的土地、港口、财产等等完全属于女王陛下所有。现在根据需要,英国皇家海军要征用这片土地,包括土地上的所有建筑和水源--意思就是要占据听泉居! 
  柳家师徒父子和封四爷全都惊呆了。真是祸从天降!柳知秋气得直喘,一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