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害羞呢。”刘潜嘿嘿邪笑不已:“来

时间:2019-09-06 作者:admin 热度:
“那么,生意就告吹了。”刘潜懒洋洋的将那块彩石弹回了鳍人女王。
“那么。这易宝大会是用什么样地货币来支付?不要告诉我,是用人民币来支付的。”这才是刘潜关心的问题,别到时候,看到了好东西,却没有钱去买。
“那你还想怎么着?”刘潜拎着他的脑袋。伸出手指弹了一下:“难道以你的意思是想,我们两个应该学娘们唱大戏一样,抱在一起痛哭流涕,互诉衷肠。上演一出惊天地,泣鬼神的重逢桥段?我说一句,淫龙,我想死你了。你说一句,老大,我也想死你了。我说……你说……”
淡然的挥了下手的储物戒:“有空的话,我也帮你做一个储物戒。”
“也不是非主人不可啊?傅寒不也是唯我宗弟子么?”蜜斯朵拉看了一眼满脸严肃正经的傅寒,哀声叹息道:“都怪我的命苦,跟刘潜进行了生命融合。如果是傅寒,多好啊?人又长得英俊,老实,不会欺负我。”
着光明神一脚将淫龙的脑袋踢飞出去后,刘潜终于将那个暴炎投掷了出去:“去死吧,鸟人。
“淫龙,你放心。”刘潜脸色阴沉的拍着他的脑袋:“总有一天,我会把安德鲁那鸟人,也变成一个骨架子。”
“淫龙,我临死之前好想抱抱你。”刘潜一脸肃然,语调有些苍凉道:“先变小吧。”
“淫魔?”凌含玉厌恶地看了那只淫魔一眼,果然间其胯下竟然没有穿戴任何东西,一根似象拔般的东西左右摇晃不已。直让凌含玉看得差点想吐。
“饮血。”刘潜再次虚空一召,那把修长,略带弧度的饮血长刀出现在了手中。暗红色的冷芒和仙甲的银色交织互耀着,形成了独特地视觉效果。(奇书网|Www.Qisuu.Com)
“迎什么迎?跟你说多少次了,别这么拘谨。”刘潜踢了下淫龙的屁股,让它变小后,这才飞身落到了傅寒身旁,和他一起走入营帐后慵懒的靠在了傅寒的帅椅上:“寒儿,最近战争没遇到什么困难吧?"
“应该就是吧。”巨灵点了点头,也是被那种不俗的景色感染,语气萧瑟道:“我也没来过,不过地图上就是这里了。这地方,不知道埋藏着多少强悍生命的尸骨,每隔数百年,这里就会发生一场宏大的战争。远古恶魔想要离开深渊,但神仆却率领军队阻止。一次又一次,从来没有停止过。”
“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刘潜指了指为首的那只苍狼,体型长约七八米,雪白的狼毫显得晶莹剔透,十分好看。但是那一对堪比牛眼殊子大小的绿眸,所透出来地寒气让人心惊。不经意间露出了獠牙,更是锋利地足以撕碎任何猎物。如众星拱月般围绕在它身旁的十来只苍狼,也非等闲之辈,丝毫不比之前那些苍狼首领逛色。
“哟,多年不见。你手头上的力气大了不少!”岳封平毫不示弱的回了一拳,笑骂道:“我当然巴不得你死了,要是这世界上少了你这头淫狼,那全天下的女人就安全了。”
“哟,还没过门呢。就这么护着他了。”花巧蝶轻声调笑,又转而向刘潜道:“你说,该怎么处罚你?”
“哟,还是只华南虎。”刘潜啧啧称奇,眼睛紧紧盯着老虎胯下,咽了下口水:“还是一只雄虎,这下可以大补一番了。”
“哟,姜胖子你来啦?”刘潜突然叫了一声,迎接而上,笑眯眯的拍着满是惊诧之色地姜衍:“是给我送衣服来了吧?多谢多谢。”说着,也不顾姜衍那吃惊的快要连眼珠子都掉下来的模样。接过他手中地衣服,找了个角落迅速换好。
“哟,竟然还会害羞呢。”刘潜嘿嘿邪笑不已:“来,让主人检查检查是雌的还是雄的。千万别让我表错情了。”
“哟,蜜斯朵拉,你现在的样子可真是漂亮之极。”刘潜笑着托起了她下巴,啧啧称赞道:“不愧是智慧女神,长得够俊俏。难怪,想让依芙帮你恢复真身。我见了都快控制不住了。”
“哟,我倒是谁呢。原来是清霓小姐和雷公子大驾光临,快请快请。”本在柜台后面的一个中年男子,一见到来人后,忙不迭迎了上来。
“哟,小妮子。”刘潜笑嘻嘻的捏着她水嫩的脸蛋儿:“我可是你的主人啊,你就这么编排我?哼,小心主人让你晚上侍寝。”。
“哟,小妮子你都不知道什么叫嫁鸡随鸡嫁狗随拘狗。竟然向着娘家?”刘潜嘿嘿淫笑道:“看为夫回头不好好调教调教你。”
“哟,又敢不叫主人了?”刘潜哼哼一笑:“回头再和你算账。”
“哟,原来你这小东西也没事啊。”刘潜呵呵一笑。一把将小雪抓了出来,笑眯眯道:“怎么,是不是在抗议你家主人没有给你来个拥抱啊?”
“哟哟,蝶姐都出来了。”刘潜哈哈大笑着闪过那一脚:“还说不是狐狸精呢,才一个晚上,就被她迷住了。连凌含玉都不放在心上了。”
“唷,瞧我这记性,差点忘记给钱了。”青云剑说着,从兜里掏出一袋子照西,直接丢到了桌子上道:“这里有三百枚,多的算是小费,别找了。”
“用龙血洗澡?”刘潜摸着下巴,不怀好意笑道:“这真是个好主意。不过,暂时就问你借一点点就行。”
“用嘴。”花巧蝶灵敏的嗅觉,闻到了那股清香沁脾的味道,就知道是极佳的疗伤灵药。
“由此推断,你们灵宗肯定是亏欠了人家。”刘潜一副福尔摩斯的姿势,嘿嘿笑道:“尤其是你和那个玄青子,肯定有对不起她的地方。”顿了一下,潇洒的旋转了个身子,弹了个响指道:“大家想想,两个男人同时对不起一个女人。其中会有些什么样的故事呢……”说话抑扬顿挫,惹人遐想连篇。
“由我出手,你那次坚持到了五分钟以上?”夜百合那充满了淫靡挑逗的语调动作,更是让刘潜的情欲飞快的向顶峰攀升。
“游泳?”淫龙一开始还没听懂,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刘潜那流氓厮混了这么久,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没有听过。立即反应了过来,恼羞成怒鼻孔喷着冷气嗷嗷直叫道:“老大,我抗议。你这是人身攻击,我要和你决斗……”
“有!”李阳似是被刘潜那种失望的眼神刺激了一下,立即脱口而出。但旋即又脸色尴尬道:“不过,晚辈也仅仅是听说过而已。”
“有办法你还不早点说出来?”刘潜冷笑不止,盯着他的触角道:“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很久没吃烤章鱼腿了?”
“有话好好说,可能是圣主弄错了也不定。”震天被刘潜打的是毫无招架之力,边挨着揍,边苦笑不迭断断续续道:“我们玄天一族,和唯我宗有着极大的关联。”
“有酒有菜!”刘潜舒适的躺在了花瓣上,翘着二郎腿对那唏嘘不已的灵虚老祖道:“我说老祖,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有空再说。”刘潜懒洋洋的传了音回去,对于这个神秘兮兮,又心机深沉的公主。刘潜实在没有半分好感。言罢,就驾驭着虎妞,抓着瑞斯卡直接飞走。
“有了。”刘潜脑中灵光一闪,立即开始兴奋了起来,有个办法可以把死神直接牵扯进来和光明神他们搞。
“有趣,有趣。”刘潜呵呵笑道:“和你一番对话,倒是让我涨了不少见识。不过,还是快点把你的要求说出来吧。我还要赶着去和俩小妞汇合呢。”
“有趣,有趣。”刘潜虚空将玄月一劈斩,嘿嘿笑了起来:“灵魄期,果然不简单。挨打了这么久,竟然只是受了重伤。”心中却是在暗自咋舌,这小强也太厉害了,要不是见他吐血,几乎要以为是不死之身了。
“有趣,有趣。”刘潜越打越顺,随着金丹真气的消耗和不断补充。隐隐感觉到,真气在逐渐变异。原来已经精纯到了极致的真气,还在满满的向内压缩。后背上汗珠不断涌出,直让刘潜产生了一股酣畅淋漓的舒快感,爽朗大笑:“不亏是铁匠中的战神,果然有点门道。”
“有趣,有趣。”正前方那人,至此才脸露笑意:“不错不错,不愧是小岳说的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