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微笑着把咖啡递给她,走了过去。

时间:2019-09-19 作者:admin 热度:
她的额头,爱怜地说:“你睡吧,我一会就睡。” 
承瑾有点恍惚,看着面前这个人,仿佛很多个过去的日子里,他下班回来她来为他开门拿拖鞋,然后一切都是那样美好,但是一切
事重重上了楼也没大注意,等到她再拐个弯,赫然看见灯光下坐着一个人,炯炯的目光盯着她。
静云深深悲哀的其实并不是两个人的劳燕分飞,而是劳燕分飞之前明明两个人心里都明白,静云知道陆镇的未婚妻,陆镇知道静云的青梅竹马,只是他们都装作不知道,每天在一起见朋友,逛街,散步,像平常一样。静云根本想不到两个完全已经知道了没有后路的人怎么还可以装做这么平静,居然连身边最好的朋友都察觉不到半分。
静云什么也听不进去,她的脑袋里轰轰的响着,响着,然后紧紧的抱着舒宜,她的声音渐渐变得微弱,近乎于哀求:“舒宜,你一定不要有事,你答应我一定不要有事。” 
静云是什么意思呢? 
静云是学表演的,虽然才大一,手头上已经积累了不少拍广告的客户资源,想当年舒宜在高中也曾经干过这一行,凭借外形优势很快和北京几家工作室签订了拍摄合约。慢慢的,又经人介绍开始零星的走一些秀,虽然因为是新人吃了不少亏,但总归还是安定下来。没再过多久,舒宜又找了一间复读学校报了名,舒宜高二没念完就直接到复读班就读,当然难度和竞争不是一般的大,可舒宜,一边坚持着工作,一边咬牙学习,每天就算背到两三点也要把当天的任务完成,咬着牙念了一个月,第一个月的月考成绩舒宜是倒数第二,得倒数第一的那个考的是美术专业,享有专业特长分。舒宜默默的从成绩栏前经过,没有说什么,只是到了这年期末,舒宜的成绩爬上了校榜的前三十名。吃饭的时候有同学对着她的背影指指点点,她泰然自若的继续吃饭,她不骄不躁,凭着这一股子狠劲,到高考的时候她硬是杀进了校前十,也考上了静云所在的外贸大学。
静云说:“看,流星雨!”
带着一帮人在客厅陪伍丽珠打麻将,舒宜性子沉静,原本就是深居简出,人们不见她也早已习以为常。直到这天傍晚时分,胡奶奶来照看舒宜的伤势,才发现她满脸通红身上滚烫滚烫。她一惊,忙跑去告诉韩肃明。
可没等韩肃明走出多远,他悄悄打开车门,在镇上找到那个所谓的烤地瓜摊子,大晚上的那个烤炉支架孤零零的立在那儿,承瑾在那个地方转了转,看了看前后的地形,忽然他沿着那个小巷子走进去。他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指使着他往里面走,鬼使神差的他越走越远。
可没想到她的一番胡搅蛮缠却歪打正着舒宜的心事,为了离开那个家她又何尝不愿意付出一切,她只恨自己年纪太小,听方静云这么一说她怯怯的问:“我能行么?”
可没想到她话音未落,手上的酒已经移了位。
可那边却迟迟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又不说话,静了一会,舒宜差点想说没事那我就挂点话了,那边才响起静云老公的声音,他的声音里透露出一种痛苦,因而声音嘶哑,听起来象伤了风:“舒宜,对不起,静云肚里的孩子,孩子……孩子已经流产了。”
可能悠然还从未听过承瑾这样的声音,她懵了,然后慢慢地把手松开,一分一毫的松开,委委屈屈的站在承瑾身后。 
可实际上静云也确实没有不管舒宜,也许一切正如那句话所说,上帝的眼睛坏了,但它总会好的。
便荡悠悠的飘到了床底下。
空姐微笑着把咖啡递给她,走了过去。
恐怖的阴谋我都不用去害怕,跳下去我将再没有害怕 承瑾是第一个会害怕我跳下去的人,我永远记得当年他从高高的礁石上把我带回去的情景,他拉着我的手那么紧仿佛生怕我挣开,他的步伐那么坚定,仿佛无论什么东西都不能令他对我放手,于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我还是跟着他回来了,可是现在他却连看我一眼都觉得恶心。我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他眼中的鄙夷与厌恶远比世上一切阴谋诡计都可怕,几乎可以让我恨不得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消失在他面前,因为我可以容忍任何人的误解折磨轻视,但是却承受不了他一个沉重的眼神,又或许我跳下去之后他会原谅我。尽管是这样,我还是不能跳。肚子里的宝宝已经三个月大了,医生说他发育得非常好,只是说现在还看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其实不管是男孩女孩我都会爱他。所以我一次又一次的割了手腕,却还是会包扎起来,我原本是想或许等到我终于死了他会内 疚,哪怕只要能让他对今天的所作所为有一丝的后悔我都愿意去做,但是我不能放弃我的宝贝,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从小我就没有亲 人,没有人会对我好,没有人,我终于有宝宝了,宝宝是我的,他一定不会跟承瑾一样离我而去,所以我要包扎好伤口,我要把宝宝生下 来……
来人担忧的望了一眼床上的女子,再回过头来对他礼貌的点点头说:“是的,医生,她怎么样?”
老人摆手道:“快去,快去,小女娃肯定没走多远。”
老人家当下高兴起来。她一直安慰着舒宜说,夏桐父母那儿交给她来办,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老人哪里肯收,推推搡搡了一阵,韩肃明也料想舒宜不会走远,又急着去找她,这才收回了钱对老人鞠躬说:“真是谢谢你,那我先去追我那个女儿了。”
老师把舒宜叫出来,她忐忑不安的站在伍丽珠面前,伍丽珠笑得温和:“小宜啊,快要期末了吧,今天晚上到阿姨家去吃顿饭好吗?”
老爷爷心地善良,他观察了好久,舒宜虽然把头偏过去了,但是一直没有力气再走开,蹲在墙角休息。老爷爷从炉子里夹出三只烤得最好的地瓜用纸抱着递给她:“诺,小姑娘,爷爷这一个烤地瓜算不得什么的,你若是饿了,就快吃吧,不要钱。”
离得这样近,刚才还在开着玩笑,忽然舒宜就僵住了,承瑾看着她苍白的脸上,黑葡萄一般的眼珠藏在长长的睫毛下面忽闪着。
离开,还有一个人,静云是第二天上午买的机票离开N市的。舒宜强撑着去送她,到了机场才知道原来机票是静云一早就准备好了的,公司里一些事情也是早有预备,所以才能交接得这么迅速,她走的时候看了一眼这个城市里那栋标志性的建筑物,然后平静的说:“舒宜,以后我再也不会来这个城市。”
李总难得大方一次,可舒宜却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撑下去,她虚弱的说:“李总,你看我这个样子能行吗?”
里面灯光有点暗,舒宜略微看了一下基本上都是同事,小谭看见她跳过来说:“舒宜姐你终于来了,等你老半天了。” 
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这一辈子还会有幸福。
良久,空气中响起静云叹息的声音:“舒宜,孩子已经三个月大 了,再不做手术就来不及了。”
良久,空气中响起静云叹息的声音:“舒宜,孩子已经三个月大了,再不做手术就来不及了。”
良久,响起承瑾低低的声音:“舒宜,我真的很喜欢你,从小就喜欢,每次看见你受伤,看见你被人诬陷,看见你一个人坐在礁石上我都会很心痛,但是那时候我不敢跟你说话,我怕你会讨厌我。可是我又不甘心,我总是想要接近你,那一次你离家出走,我很害怕,你那么小我生怕你会遇到什么坏人,或者掉进了海里,怕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其实我知道碧岚对你不好,我也知道孙阿姨恨你,这一次我是真的很高兴你来了,看到你笑,我真的很开心,看到你生活得很自在我也很欣慰,我很喜欢你这个样子。”
良久。 
两个人吃完稀饭。承瑾帮着舒宜收拾好碗筷,在厨房里的时候舒宜支支吾吾的跟承瑾说,承瑾温柔的看着她听她说。 
两个人都懵了。
两个人就这样达成了一致,小谭再要说下去舒宜眼光一转,看着窗外对小谭说:“小谭,我们就快要下车了,你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