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流淌,我的眼前拉开了一道红

时间:2019-09-13 作者:admin 热度:
碑。人们回望,直到听到她突然发出了嚎啕声,才把目光分散了。    
  “给他松绑吧!”政委有气无力地说一句,转身走了。    
 
  蒋政委站起来,悠闲地敲敲偏房与客厅之间的花格子木隔墙,仿佛是自言自语:“全是红松的,司马家大宅院耗费了多少木材?”他抬头望着大姐,问:“你说,要用多少木材,梁、檩、门窗、地板、木隔壁、桌椅板凳……”大姐局促不安地扭着屁股。“耗费了一个森林的木材!”蒋政委痛心地说,好像虚拟的森林被砍伐得满目狼藉的情景就在他的面前。“这些帐迟早要算的,”他沮丧地说着,把被砍伐的大森林扔到脑后。他走到大姐面前,双腿叉成A形,右手卡着腰,胳膊肘子成锐角,僵硬地撑出去。“当然,我们认为,沙月亮跟死心塌地的汉奸还有区别,他有过光荣的抗日历史,如果他痛改前非,我们还愿意跟他互称同志,沙太太,待会儿我们捉住他,你可要好好劝劝他呀。”    
  大姐的身体松软地“那是望远镜,是每一个指挥官脖子上都要悬挂的东西。”上官来弟舒适地坐在铺了干草的驴槽里,友好地对我说,“傻小子!”“我不傻,我一点也不傻!”我为自己辩护着。“我认为你很傻。”她猛地掀起黑袍子,双腿高高举起,瓮声瓮气地说,“你往这里看!”    
  一道阳光照耀着她的大腿、肚皮,还有那两只小猪崽般的乳房。    
  “钻进来,”她的脸在驴槽的尽头微笑着,说“钻进来吃我的奶吧,母亲让我的女儿吃她的奶,我让你吃我的奶。这样就谁也不欠谁的账了。”    
  我战战兢兢地往驴槽
  母亲伸出几个指头触了触上官吕氏头颅上的裂口,然后就像被电击了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第三卷第27节 观看支队司令的飞行表演(1)
 我们做为特邀代表,爬上草地东南部边缘的卧牛岭,观看支队司令司马库和美国青年巴比特的飞行表演。那天刮着东南风,阳光很好。爬山时,我与上官来弟同乘一匹骡子。上官招弟与司马粮同乘一匹骡子。我坐在上官来弟胸前,她的双手搂着我的胸膛。上官招弟坐在司马粮前边,司马粮只能抓住她腋下的衣服,而无法去搂她的高高挺出、孕育着司马家后代的肚子。我们的队伍沿着牛尾巴,渐渐爬到牛脊梁,牛脊梁上长着一些叶片锋利的菅草和一些开着黄色花朵的蒲公英。骡子驮着我们,走得相当轻松。     
  司马库和巴比特骑着马超过了我们,两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表情。司马库握起一只拳头,对着我们晃了晃。山顶上,有一簇黄色的人对着山下大声吆喝着。司马库挥起短短的小鞭子,对着杂种马的屁股抽两鞭,小马便一蹿一蹿地往岭上跑去。巴比特的马紧追着司马库的马。巴比特骑马跟他骑骆驼的姿势一样,无论怎么摇晃,上身总是保持正直。他的两条腿太长,马蹬几乎垂到地面,马在他胯下显得既可怜又滑稽,但它跑得很快。    
  “我们也快点。”二姐说。她用脚后跟磕了一下骡肚子。她是观礼代表的首领,堂堂司令夫人,谁人敢不尊敬!跟在我们骡子后边的那些民众代表、地方名流,虽然气喘吁吁也没有一句怨言。我和来弟的骡子紧随着招弟和司马粮的骡子,来弟藏在黑裙里的乳头蹭着我的背,使我重温驴槽里的游戏,我感到很幸福。    
  到可了不得。再说了,老姨奶奶是人吗?她压根儿就不是人,她原本是百鸟仙子,因为啄了西王母的蟠桃,被贬到人间的,现在,她的期限到了,自然是要回归仙位了。你们说,大家伙都大眼小眼地看着的,她从悬崖上往下落时,与天地同醉共眠的状态,轻飘飘落地,肉身凡胎,哪有这般酣畅淋漓?……”“土拨鼠”天上人间地说着,把我二姐拉起来。二姐断断续续地说:“三妹,你死得好惨啊……”    
  “行啦,行啦,”司马库不耐烦地对二姐挥挥手,说,“别哭了,像她这样的,活着受罪,死了成仙。”    
  二姐道:“都怨你,搞什么飞人试验!”    
  司马库道:“我不是飞起来了吗?这种大事,你们妇道人家不懂。马参谋,安排几个人,把她抬回去,买棺木盛殓。刘副官,收伞,上山,我跟巴顾问再飞一次。”    
  “土拨鼠”把二姐扶起来,很威风地对着人群说:“大家都来帮帮忙。”    
  大姐还跪在那闪烁。她的露出来的乳房边缘,泛着白磁一样的冷光。我的心扑扑通通地狂跳着。    
  嘴里塞满鱼肉的同桌们手忙脚乱地站起来,他们的腮帮子上、鼻尖上、甚至额头上都沾着明晃晃的油。我身边的司马粮,匆匆把嘴里的鱼肉咽下去,并撩起桌布垂在桌下的部分,大咧咧地擦手擦嘴。我的双手白嫩细腻,我的礼服一尘不染,我的头发金光灿灿。我的肠胃从没消化过动物的尸首,我的牙齿从没咀嚼过植物的纤维。一片油腻的小爪子,笨拙地举着酒杯,与巴比特夫妇手中的杯子碰撞。只有我,立在桌前,痴迷地盯着上官念弟的乳房。我的双手捏着桌子的边沿,极力克制着想扑到六姐胸前去吃奶的念头。    
  巴比特惊讶地看着我,问:“你,为什么不吃不喝?你什么也没吃?一点儿也没吃?”    
  上官念弟短暂地放下了架子,恢复了一些属于我的六姐的神情,她用那只空闲的手,摩娑着我的脖子,对崭新的夫婿说:“我弟弟是半个神仙,他不食人间烟火。”    
  六姐身上浓烈的芳香薰得我心神狂荡,我的手背叛了我的意志,抓住了她的胸脯。她的绸衣是那么滑溜。六姐惊叫一声,把杯中酒泼到我的脸上。    
第三卷第30节 婚礼后的盛宴(2)
 六姐的脸涨得通红。她把被我弄乱了的裙领往上扯了扯,低声骂道:“混蛋!”    
  红色的酒在我脸上流淌,我的眼前拉开了一道红色的透明帘幕。上官念弟的双乳像两个充足了气的红气球,与其说在我眼前,不如说在我脑子里嘭嘭有声地碰撞着。    
  巴比特用他的大手拍着我的脑袋,挤眉弄眼地说:“小伙子,母亲的乳房属于你,但姐姐的乳房属于我。希望我们能成为好朋友。”    
  我躲闪开他的大手,仇视地盯着他的既滑稽又丑陋的脸。我心中的痛苦难以用语言形容。六姐的乳房,光滑柔润,是用玉石雕成的,绝代的好宝贝,今夜就要落在这个粉脸上生着细毛的美国人手里,任他抓,随他摸,由着他揉搓。六姐的乳房,洁白如粉团,内含两包蜜,搜遍天涯海角难得的佳肴,今夜就要掉进牙齿雪白的美国人嘴里,供他啃,让他嘬,被他吸干汁液变成两张苍白的皮。而最让我悲愤难忍的是,这一切,竟是六姐自愿的。上官念弟,我用草缨撩你一下,你就扇我两巴掌;我用手摸你一下,你就泼我一脸酒。可是,巴比特摸你咬你,你竟然愉快地承受。这世界太不公道了。你们这些下贱的货,为什么不理解我的苦心?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懂乳房更爱乳房更知道呵护乳房了,可我的好心被你们当成了驴肝肺。我委屈地哭了。    
  巴比特对着我耸耸肩膀,扮一个鬼脸儿,挽着上官念弟的胳膊,走到另外的酒桌上敬酒去了。堂倌端上来一盆汤,汤里漂浮着黄色的鸡蛋花子,和一些死人毛发一样的东西。同桌的伙伴们,学了邻桌大人们的样子,用白色的汤匙,舀汤,当然是尽量舀稠的,盆中的汤被他们搅得浪花飞溅。他们把汤匙放在嘴边,弗弗地吹着,一点点地喝。司马粮捅我,说:“小舅,你喝点吧,都是好东西,不比羊奶差。”“不,”我说,“我不喝。”“那你就坐下吧,他们都在看你呢。”他又说。我挑战般地把目光投向四周,没人看我,司马粮谎报军情。我看到每张桌子中央,都升腾起白色的水蒸气,升到电灯附近,被加温成雾,然后消失。每张桌上都杯盘狼藉,宾客的脸,都变得模糊不清,教堂里酒气熏人。巴比特夫妇已经回到主桌,坐在他们原来的位置上。我看到上官念弟把嘴巴附在上官招弟耳朵上,说了几句俏悄话。她们在说什么呢?说的话是不是与我有关呢?上官招弟点点头,上官念弟便把嘴从她的耳边离开,恢复了庄严的坐姿。她捏着一把汤匙,舀了一点汤,送到嘴边,用嘴唇沾了沾,然后优雅地喝下去。上官念弟结识巴比特不过一个多月,竞然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装模作样的家伙,一个月前,你不是呼呼噜噜喝粘粥嘛?    
  一个月前你不还大声地吐痰擤鼻涕嘛?她让我反感,又让我敬佩,怎么会变得如此快呢?我思索着,得不到答案。堂倌端上了主食,有水饺,有毁了我食欲的蛔虫样的面条,还有一些花花绿绿的糕点。我实在懒得去描述众人的吃相了,我心烦、肚饿,母亲,还有我的羊已经等急了吧?要问我为什么还不走?因为司马库宣布过,饭后,巴比特将再一次向人们显示西方的物质和文化文明。我知道他要放电影,—种据说用电催出来的活灵活现的人影子。这是二姐邀请母亲出席喜宴时说的。母亲却说,二十年前,她就见过那东西,是德国人前来放的,为了推销他们的化肥,一种白色粉末,据说施到地里可让粮食增产,但没人相信。庄稼一朵花,全凭粪当家。德国人免费赠送的化肥,被老百姓填到池塘里,当年夏天,池塘里的荷花长疯了,荷叶大如磨盘,又肥又厚,但荷花却很少。老百姓庆幸没有上当,德国人想来害我们,什么化肥,是只长叶子不开花当然更不能结果实的毒药。    
  喜宴终于结束,堂倌们抬着大箩筐跑进来,风卷残云般收拾着桌上的杯盘,噼哩啪啦,往筐里扔。扔进去还是杯盘,抬出去却全是碎片。十几个精干的士兵跑步进来帮忙,他们每人抽起一张桌布,兜着跑出去。堂倌们又跑进来,飞快地换上新桌布,然后端上来葡萄和黄瓜,西瓜和鸭梨,还有像地瓜油一样颜色、散发着怪味道什么巴西咖啡,一壶又一壶,数不清的壶;一杯又一杯,数不清的杯。打着饱嗝的宾客重新坐定,尖着嘴巴,试试探探、犹犹豫豫、像喝中药一样喝什么巴西咖啡。    
  士兵们抬进来一张方桌,方桌上安着一架机器,机器上蒙着一块红布。    
  司马库拍拍巴掌,高声宣布:“电影晚会马上开始,弟兄们,欢迎巴比特先生为我们献技。”    
  巴比特在热烈的掌声里站起,对着众人鞠了一躬。然后,他走到那方桌前,掀起红布,显出了那架神奇机器的狰狞而貌。    
  巴比持的手指在那些发亮的大轮小轮上活动着,机器的肚子里发出隆隆的响声。一道利剑般的白光,突然射在教堂的西山墙上。人们一阵欢呼,随即是一片拉凳子的声音。众人都追着白光转了身。那道白光起初照在刚刚从土里挖掘出来、重新钉在十字架上的枣木耶稣的脸上。这个神圣的偶像已经面目全非,眼睛的部位生出一棵黄色的小灵芝。巴比特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坚持要在教堂举行婚礼。白天,基督用生长着灵芝草的眼睛注视着他与上官念弟喜结良缘,晚上,他用电的灵光照射着基督的眼睛,使那棵灵芝上冒出了白烟。白光下移,从耶稣的脸到耶酥的胸,从胸到腹,从腹到那被中国木匠处理成一片荷叶的阴处又下移至脚尖。白光终于射到那块挂在灰色山墙上的长方形的、镶着宽宽的黑边的白布上。白光抖动着缩进白布的黑框里,又抖了一下,溢出一些,最后完全稳住。这时,我听到机器里发出雨水从房檐下快速流下的哗哗声。    
  “关灯!”巴比特大声喊。    
  吧喀一声响,房梁上的电灯全部熄灭。我们突然沉浸在黑暗中。但那道从巴比特的魔怪机器里射出的白光却变得更加白、更加亮。一群群的小虫子在白光中飞舞着,一只白蛾子在白光中莽撞地飞行,白布上立刻显出那白蛾的被放大了许多倍的清晰的大影子。我听到黑暗中一片欢呼,也不由地随着嗷了一声。我果然看到电的影子了。这时,一个人的头突然出现在白炽的光柱里。那是司马库的头。他的两片耳轮被白光穿透,能看到血在他的耳朵里循环。他的头转动着,脸对着光的源头,光把他的脸挤扁了,他的脸白得像一张透明的纸。白布上映出他的巨大的单薄的头。黑暗中又是一阵欢呼,我参与了欢呼。    
  “坐下!坐下!”巴比特恼怒地喊叫着。这时一只纤纤的白手在光里闪动一下,司马库的大头沉没了。山墙上响起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